页面载入中...

美媒:美经济咽下惩罚性关税苦果

  至少在如下几个故事中刘震云搬运了生活,或者说化用了重大新闻事件:

  你不觉得宋彩霞睡贪官的故事就是赵红霞故事的翻版吗?就连这二人的名字都如此近似:赵-宋;红霞-彩霞。

  李安邦之子与妓女飙车,妓女裸死,你是否想到了发生在北京的另一件公子飙车案?

  杨开拓的原型显然是网络上那个著名的“表哥”。

  赵平凡的原型是谁呢?其实作家在第一部分附录二点明了他是谁。在李安邦落马以后,赵平凡逃亡到了美国,而且通过媒体大爆“吃瓜”社会的政经内幕……

  当然,任何简单的索隐式考证都称不上是文学评论。事实上,这些原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作家通过化用这些原型想说什么。新闻永远是易碎品,但真正的文学作品却能够长久留存。新闻事件和其中人物在高明的作家那里,只具有素材的功能,如何再创造,考验着作家的思想深度和境界。再创造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抽象的过程,也是揭示普遍真理的过程。成功的再创造一定不是生硬的照搬,而必须是浑然的逻辑的自然架构。

  作家与生活现实之间、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之间,本是一种欢喜冤家的关系:太远,容易高蹈,不食人间烟火;太近,则感性袭扰理性,妨碍对普遍真理的探寻与揭示。事实上,贴近现实的写作是一种冒险,也只有一流的作家才敢于冒险。在我看来,刘震云这次冒险显然是成功的,因为,他的原型和故事都是为他试图揭示的逻辑服务的。

admin
美媒:美经济咽下惩罚性关税苦果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