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刘中与史蒂文·洛克菲勒的五洲“邮”记

  除了学习最重要的研磨环节外,历史、考古、化学、美学、金属工艺等知识样样都要学。在修复前,根据每把刀剑锈蚀状态与情况先做“金相探测”,“了解刀剑的信息,有助于保护与判断刀剑的年代与当时的锻造,就像与古人对话一样。”闫鹏感慨道。

  学习古刀剑修复时间久了,闫鹏越发了解古刀剑珍贵的历史价值,也越来越能理解父亲对这些古代兵器的感情。他表示,自汉代以后,古刀剑大多都以钢铁制作而成,随着千百年流传,古刀剑会被氧化、锈蚀,甚至碎成铁渣、铁粉,直至消失。每一把古刀或古剑的制作都是一段历史,一旦消失,就意味着一段历史的消亡,而这种消亡很可能是不可逆的。

  谈及未来,闫鹏笑称,自己现在还只是学徒,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古刀剑修复师,至少还要花费20年。他表示,要在父亲经年沉淀的技法精髓里沉心研习,父子俩一起与时间赛跑,修复更多的古刀剑,为中国古兵文化的传承尽自己的绵薄之力。(完)

  宝箴塞始建于清宣统三年(公元1911年)秋,占地26000多平方米,8个天井,108道门,塞墙高6.5米,宽0.4至1.5米,长560米。塞为东西走向,平面呈不规则银铤状,首尾阔,中间狭长。塞墙用条石砌成,依山而筑,地势险要,最高处达10米,周长2000余米。

  段家大院(面积约20000平方米)是宝箴塞的重要组成部分,当时建有朝门三道,戏楼、看台、花园三座、天井、水井、饭堂、仓储、厕所等生活设施十分完备,院坝由1.5米的条石铺成,数十米的回廊使整个大院连成一体,构成了开然壁回的四合院落,是古院建筑中的典范,有极高的古院建筑之研考价值。

  部分参展作品:

  PO PO(缅甸)

admin
刘中与史蒂文·洛克菲勒的五洲“邮”记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